海原农业网
当前位置:主页>国内新闻>
故事:苏陌涵,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
来源:jshfjx.com.cn  阅读量:1743

   19:08:12 钻石的故事

  

  “上官浅,说你蠢,你还真是傻得可爱!”苏陌涵拨弄着手中泛着寒光的铁钩,脸上满是嘲讽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就是这个女人!一直欺压在自己的头上,不但抢了自己的正妃之位,还抢了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王爷的宠爱。不过,过了今晚,自己就能将属于自己的一切都拿回来了。

  房间内,被烛火照得亮如白昼,上官浅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笑得一脸得意的女人,“苏陌涵,怎么会是你?你把我的小弟弄得哪里去了?啊?”

  苏陌涵优雅的在椅子上坐下,抬起手欣赏了一下自己手上鲜红的蔻丹,随即抬眼看向了上官浅,“上官浅,上官家通敌叛国,一门上下五十八口,尽数被斩首示众。你要找你小弟,去地狱里找啊!”

  “怎么可能?我明明收到消息……”上官浅原本拼命挣扎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去,似乎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双美眸中满是颓败和茫然,“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小弟,一定还活着,活着……”

  看着上官浅颓败的模样,苏陌涵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我不过就是让人放了个假消息,上官浅,你还真的就自己跳进了坑里了。待会儿你下了地狱,可也别怪我,要怪啊,只能怪你自己太蠢!”

  “苏陌涵,你想干什么?你敢动我,王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别忘了,我肚子里还怀着王爷的骨肉!”上官浅回过神来,色厉内荏的盯着眼前的女人,逡巡的目光却已经在四处搜寻逃生的机会。

  苏陌涵看穿了她的心思,起身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掐住了她的下巴,“怎么?你现在你还想逃?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在府中你每次都会被王爷误会吗?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上次你刚刚出门,就会被贼人盯上,而被人找到的时候却又已经被男人压在身下?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上官家防范森严,通敌叛国的证据还是出现在了上官家,还那么轻易的就被搜了出来吗?”

  “是你!这些都是你陷害我,陷害上官家!”上官浅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猛地朝眼前的苏陌涵扑去,但是她才刚一动,苏陌涵手中的铁钩就直接刺穿了她的琵琶骨。

  “啊……”上官浅疼痛难忍的嘶吼,一双眼眸已经血红,“苏陌涵,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无冤无仇……啪!”苏陌涵猛地一巴掌打在上官浅的脸上,看着上官浅的发髻凌乱,嘴角溢出鲜血,她畅快的笑了,“上官浅,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堂堂公主,嫁给王爷,却只能屈尊侧妃之位,因为你上官家家大势大,这么多年王爷连我的卧房门都不能进!而你,明明已经是一只跟别人乱搞了的破鞋,却还能幸运的怀了王爷的骨肉,凭什么!”

  上官浅的眸中闪过一丝怜悯的幽光,随即变成了哀泣的模样,“我没有与人通奸,是你陷害我的!而且,就算没有我,也还有韩h姑娘,王爷不可能看上你的。”

  “是!是我陷害的。”苏陌涵毫不避讳的承认,脸上的笑意接近疯狂,“可那又怎么样?有谁能知道你是冤枉的?只要你死了,正妃之位就是我的了!至于韩h嘛,就不劳你操心了,她很快就是一具尸体了。”

  “上官家通敌叛国的书信也是你伪造的是不是?”上官浅一脸悲哀的看着眼前的苏陌涵,眸中的恨意已经汹涌,不管今天的事情如何,她与苏陌涵都不共戴天!

  “我可没有那样的本事。”苏陌涵平静下来,看向上官浅的目光犹如看一个死人,“我不过是碰巧知道了有人要那么做,就顺手推了一把而已!”

  “你知不知道,你那样害的不仅仅是上官家,还有王爷!”上官浅凌厉的目光射向苏陌涵。

  “啪!”苏陌涵的巴掌再次落到上官浅的脸上,“你现在不过是我手中的玩物,谁允许你用那样的眼神看我的,啊?”

  “害了上官家也就是害了王爷,哈哈!”苏陌涵大笑着看着眼前已经奄奄一息的上官浅,几近癫狂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要害也是你害了王爷,若非你善妒,处处为难与我,我又怎会下狠手针对你上官家?从而连累了王爷?”

  “对了,我虽然不知你的小弟在哪儿,但是我却知道你的小妹在哪儿。你,想知道吗?”苏陌涵嘴角尽是得意的笑。

  “在哪儿?”上官浅甚至顾不得琵琶骨的疼痛,跪着朝苏陌涵靠近了两步。

  “京城最大的妓馆,闻香院!哈哈!”

  上官浅一屁股跌坐回地上,看向苏陌涵的眼神中憎恨更加的浓郁,她很想现在就让苏陌涵付出代价,但是不行,她必须等,等到那个人出面!

  “苏陌涵,我杀了你!”上官浅的目光在极致的冷静之后,是极致的疯狂,不顾铁钩的拉扯,疯了一般的扑向了苏陌涵。

  苏陌涵从容退了两步,手中一柄短剑已经寒光乍现,看准了上官浅扑过来的机会,直接刺了过去……

  “叮!”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苏陌涵手中的短剑脱手飞出,但她的身体却被一股大力踹飞,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震得一口鲜血吐出。

  再抬起眸子,她已经看见君北辰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沉得如水一般。

  她的心中“咯噔”一下,看向了一旁已经被扶起,并且再被细心医治的上官浅。心中的惊骇在急剧的扩大,这是一个局!

  “王爷,是她!”苏陌涵下意识伸出手指指向了一旁已经被她折磨到奄奄一息的上官浅,“是她陷害妾,王爷,你要替妾做主啊!”

  君北辰嫌恶的看了她一眼,弯腰掐住了苏陌涵的下巴,“苏陌涵,你这是在找死!”

  说完,猛地一把将苏陌涵甩开。

  苏陌涵听见了自己骨头脱臼的声音,但此时却已经顾不得了,她瞬间明白,君北辰已经知道了一切,她现在做的只能求饶,不住的往地上磕着头,“王爷,妾知道错了,求王爷原谅妾这一次,求王爷原谅啊!”

  娇嫩的额头很快被磕破,鲜血触碰到坚硬到地下,如一朵娇艳的花绽放开来。

  “送王妃回去好生休养,侧妃押进大牢,等候发落!”君北辰一声令下,一袭玄色衣衫上似乎带着凌冽的寒霜朝外走去。

  “王爷……”苏陌涵看着那个决绝的背影,凄厉的喊出了声,胸腔内一扣鲜血喷出。她的身体犹如被抽掉了空气的娃娃,软倒在了地上。

  

  “上官浅,说你蠢,你还真是傻得可爱!”苏陌涵拨弄着手中泛着寒光的铁钩,脸上满是嘲讽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就是这个女人!一直欺压在自己的头上,不但抢了自己的正妃之位,还抢了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王爷的宠爱。不过,过了今晚,自己就能将属于自己的一切都拿回来了。

  房间内,被烛火照得亮如白昼,上官浅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笑得一脸得意的女人,“苏陌涵,怎么会是你?你把我的小弟弄得哪里去了?啊?”

  苏陌涵优雅的在椅子上坐下,抬起手欣赏了一下自己手上鲜红的蔻丹,随即抬眼看向了上官浅,“上官浅,上官家通敌叛国,一门上下五十八口,尽数被斩首示众。你要找你小弟,去地狱里找啊!”

  “怎么可能?我明明收到消息……”上官浅原本拼命挣扎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去,似乎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双美眸中满是颓败和茫然,“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小弟,一定还活着,活着……”

  看着上官浅颓败的模样,苏陌涵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我不过就是让人放了个假消息,上官浅,你还真的就自己跳进了坑里了。待会儿你下了地狱,可也别怪我,要怪啊,只能怪你自己太蠢!”

  “苏陌涵,你想干什么?你敢动我,王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别忘了,我肚子里还怀着王爷的骨肉!”上官浅回过神来,色厉内荏的盯着眼前的女人,逡巡的目光却已经在四处搜寻逃生的机会。

  苏陌涵看穿了她的心思,起身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掐住了她的下巴,“怎么?你现在你还想逃?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在府中你每次都会被王爷误会吗?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上次你刚刚出门,就会被贼人盯上,而被人找到的时候却又已经被男人压在身下?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上官家防范森严,通敌叛国的证据还是出现在了上官家,还那么轻易的就被搜了出来吗?”

  “是你!这些都是你陷害我,陷害上官家!”上官浅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猛地朝眼前的苏陌涵扑去,但是她才刚一动,苏陌涵手中的铁钩就直接刺穿了她的琵琶骨。

  “啊……”上官浅疼痛难忍的嘶吼,一双眼眸已经血红,“苏陌涵,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无冤无仇……啪!”苏陌涵猛地一巴掌打在上官浅的脸上,看着上官浅的发髻凌乱,嘴角溢出鲜血,她畅快的笑了,“上官浅,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堂堂公主,嫁给王爷,却只能屈尊侧妃之位,因为你上官家家大势大,这么多年王爷连我的卧房门都不能进!而你,明明已经是一只跟别人乱搞了的破鞋,却还能幸运的怀了王爷的骨肉,凭什么!”

  上官浅的眸中闪过一丝怜悯的幽光,随即变成了哀泣的模样,“我没有与人通奸,是你陷害我的!而且,就算没有我,也还有韩h姑娘,王爷不可能看上你的。”

  “是!是我陷害的。”苏陌涵毫不避讳的承认,脸上的笑意接近疯狂,“可那又怎么样?有谁能知道你是冤枉的?只要你死了,正妃之位就是我的了!至于韩h嘛,就不劳你操心了,她很快就是一具尸体了。”

  “上官家通敌叛国的书信也是你伪造的是不是?”上官浅一脸悲哀的看着眼前的苏陌涵,眸中的恨意已经汹涌,不管今天的事情如何,她与苏陌涵都不共戴天!

  “我可没有那样的本事。”苏陌涵平静下来,看向上官浅的目光犹如看一个死人,“我不过是碰巧知道了有人要那么做,就顺手推了一把而已!”

  “你知不知道,你那样害的不仅仅是上官家,还有王爷!”上官浅凌厉的目光射向苏陌涵。

  “啪!”苏陌涵的巴掌再次落到上官浅的脸上,“你现在不过是我手中的玩物,谁允许你用那样的眼神看我的,啊?”

  “害了上官家也就是害了王爷,哈哈!”苏陌涵大笑着看着眼前已经奄奄一息的上官浅,几近癫狂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要害也是你害了王爷,若非你善妒,处处为难与我,我又怎会下狠手针对你上官家?从而连累了王爷?”

  “对了,我虽然不知你的小弟在哪儿,但是我却知道你的小妹在哪儿。你,想知道吗?”苏陌涵嘴角尽是得意的笑。

  “在哪儿?”上官浅甚至顾不得琵琶骨的疼痛,跪着朝苏陌涵靠近了两步。

  “京城最大的妓馆,闻香院!哈哈!”

  上官浅一屁股跌坐回地上,看向苏陌涵的眼神中憎恨更加的浓郁,她很想现在就让苏陌涵付出代价,但是不行,她必须等,等到那个人出面!

  “苏陌涵,我杀了你!”上官浅的目光在极致的冷静之后,是极致的疯狂,不顾铁钩的拉扯,疯了一般的扑向了苏陌涵。

  苏陌涵从容退了两步,手中一柄短剑已经寒光乍现,看准了上官浅扑过来的机会,直接刺了过去……

  “叮!”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苏陌涵手中的短剑脱手飞出,但她的身体却被一股大力踹飞,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震得一口鲜血吐出。

  再抬起眸子,她已经看见君北辰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沉得如水一般。

  她的心中“咯噔”一下,看向了一旁已经被扶起,并且再被细心医治的上官浅。心中的惊骇在急剧的扩大,这是一个局!

  “王爷,是她!”苏陌涵下意识伸出手指指向了一旁已经被她折磨到奄奄一息的上官浅,“是她陷害妾,王爷,你要替妾做主啊!”

  君北辰嫌恶的看了她一眼,弯腰掐住了苏陌涵的下巴,“苏陌涵,你这是在找死!”

  说完,猛地一把将苏陌涵甩开。

  苏陌涵听见了自己骨头脱臼的声音,但此时却已经顾不得了,她瞬间明白,君北辰已经知道了一切,她现在做的只能求饶,不住的往地上磕着头,“王爷,妾知道错了,求王爷原谅妾这一次,求王爷原谅啊!”

  娇嫩的额头很快被磕破,鲜血触碰到坚硬到地下,如一朵娇艳的花绽放开来。

  “送王妃回去好生休养,侧妃押进大牢,等候发落!”君北辰一声令下,一袭玄色衣衫上似乎带着凌冽的寒霜朝外走去。

  “王爷……”苏陌涵看着那个决绝的背影,凄厉的喊出了声,胸腔内一扣鲜血喷出。她的身体犹如被抽掉了空气的娃娃,软倒在了地上。

达到当天最大量

sbf999胜博发

友情链接:
海原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jshfjx.com.cn 技术支持:海原农业网 | 网站地图